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道一居”欢迎您到

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——田螺坑画院院长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卢果,道一居士。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研究生、国防大学书画院副院长、中国美术研究院研究员、台北故宫书画院终身名誉院长、客座教授、全国人大人民艺术家书画院特聘画家、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常务理事、福建逸仙艺苑指墨专业委员会会长、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田螺坑画院院长。受石涛一画论启发,独创中国山水三笔画法及鱼网皴,于自家山水中虽千变万化且不离其宗。从中国传统文化源头入手,参透宇宙万物和社会人生之规律,并于山水画中融会贯通。主张知而后行,悟而后修。极力体现阴中有阳,刚中有柔的南方山水风格。多次举办画展并出版画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兔年生日说“三笑”  

2011-02-01 10:52:42|  分类: 生活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

【原创】兔年生日说“三笑” - 土楼画家卢果 - “道一居”欢迎您到

在空中看地球,除了美,看不到人也没什么事!

        兔年是我的五十岁生日。 

        家里的说要把家里人都找来给我过个热闹的生日。我说不用,多年都不做了。

       十八岁之前,母亲每年都给我过生日。那时我的生日在农历的十二月二十六,离春节只有四天,大家都在忙着准备过年,因此吃的还是有的。那时经济不济,家里给我过生日无非就是一碗面两个鸡蛋。但心里很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 当兵之后,隅尔部队也给我过生日,可那个生日是新历的十二月二十六日(不知怎么的,当了兵出生日期也变了),有时是我的入党时间。除此就再也没人给自己过生日了。以至于一段时间里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都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找了家里的,又继续给我过生日,她按她家乡的习惯给我过,也是一碗面两个鸡蛋,只不过鸡蛋面和母亲做的不一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年过半百,对生日已经没有了期待,可是家里人说了,所以就有了一个惦记。其实我的生日不好记住,因为这时候大家都忙着准备过年,忙得很。即使是家里的也忘记了好几回,这没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生日那天,我睡了一个懒觉,九点五十还在床上。醒来打开手机,第一个电话是老家东升来的,说祖宅落成了,需要钱,我问多少,他说要一万二,我说好吧;第二个电话是老高,他来要贺卡。去年宣传部组织美协画家画了一套漳州风光。共十二张,他也是作者之一。我说还在床上呢,他说他要来家里拿,我赶紧起身;第三个电话是秋雨,他说昨晚从北京回来,现在在漳州老庄那里。秋雨是画院的副院长,回来一趟不容易,我便说中午我请你吃饭吧。

        临出门,家里的说晚上是你生日,无论如何不要安排了,我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    中午的午餐在祥英食府,我把老高、老许、小蒋(路上碰到)都叫来了,陪秋雨吃饭。其中讲到了今天我生日,大家借着话题,兴致很高,酒不知不觉就喝了六斤。

        期间师兄老许又举杯,对我说,今天是你母亲的受难日,也祝她老人家一杯。喝完后说,你母亲生你时就希望你是一个画家吧。我说那倒不是,母亲生我时希望我能当大官。

       于是我说了一个我出生的故事:我出生时母亲已经四十岁了,母亲怀孕我时爱喝酒,出生时我就受了难,脐带缠在脖子上,生产时又是脚先出,差点就报销了。母亲作月子时,因为不小心,差点一屁股把我给坐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母亲去看了相命先生,相命先生说我出生时即身披授带(脐带)脚踩莲花座(脚先出生),将来一定是个当官的。母亲高兴的见人便说。因为这样的一个故事,母亲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我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大家听了很惊讶,也很开心(都什么人呀),于是又多喝了一瓶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回家睡觉,起床后接到一个短讯,是国荣晚上开晚宴,庆祝他被评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。我说这不能不去呀,家里的也没办法,只好说,你去去就早点回吧,我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国荣是我们美协的会员,搞瓷雕的,作品很不错,入了国家大展,又被评上了大师,很值得庆贺。晚上来了很多领导,也有很多艺术界的朋友,到七点多才开始。第一杯酒刚举到嘴边,电话响了,家里的催了。第二杯酒刚举到嘴边,电话又响了,是师兄来的,说要给我过生日,我说中午已经过了,晚上不用客气。我知道肯定还有一个电话,所以就不动,等了很久,见大家不动,我就起身敬酒。果然,刚举杯电话又响了,又是师兄的,说大家都在等我,还订了蛋糕。我不好意思了,就去敬了国荣,又敬了领导,然后告辞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先到师兄那,我想敬大家一杯就回家”我心里这么想着就到了。结果一到现场,师兄叫了一大帮人,其中还有多年不见的省电视台的志诚,南靖县公安局的小陈一家。我被每人敬了一圈,电话在期间已经响了数次,阳青在适中老家也等着电话里敬我酒(因为准备过年,原先要到漳州过生日的计划已经流产了)。我知道不能再等了,告辞。出到门外,抬头看见单位的阮发勇所长和协会的人员小陈也在隔壁包厢,碍于面子,只好又进去喝了两杯。又接了家里的两次电话,知道家里的在电话里的声音已经不高兴了。赶紧的,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家里,菜都上了,家里的已经很生气,说我眼里没有她,说我看不起她。我说怎么可能,想解释一下。可是她不听,心里很火,拿起杯中酒一饮而尽,起身便到屋里去了。(这个生日过的)

        我原先不迷信的,虽然我母亲一辈子信佛,可我认为她并不懂佛教。后来我也学了一些关于儒释道,知道这与老百姓信佛完全是不同的。因此我就更不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我对“三”越来越信了,这可能与我的经历有关。

        我出生时经历了三次大难:脐带绕脖,脚先出生,被母亲压;

         我买车时就出了三次事:第一次是在中医院门口,接家里的下班出来,两个姑娘在前面走,喇叭怎么响也听不见,最后还往我车头上挤了进来,被车压了正着。我吓得连忙下车,看见姑娘已经被压在车轮下,赶紧倒车把她抱进急诊。好在有惊无险,只有一点外皮伤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次是把车停美协的后楼,商店里的老板娘出来干涉,说不能停在她店的后门。我又钻进车里发动,把车往边上挪了一下。等下来时,我不理解了,只见车被两台卡车紧紧夹在中间,连人都进不去。我怎么叫也没人出来。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就到了刚才那个店里找她说理,不得已亮了自己的身份,也说了自己办公就在楼上。好不容易说通了,才叫人把车开走。我上车时,发现倒车镜被括坏了,但店家王死活不承认。(后来花了三百元补漆,哎,认了!)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次是大年初一,我和家里的到适中过年。大清早,胜利路上没有一个人一辆车,可就在驶到新华东路口,一个警察开了一辆摩托车从左边巷口里出来,离我很远,根本不可能与我有关。可是就见这辆摩托车歪歪倒倒地向我的车靠了过来,我情急之下,急刹车,打方向,车子还是刮到了后面。我下车,看到那警察睡眼朦朦,知道一夜没睡,便问人有没有事。警察知道自己理亏,说没事没事,下次开车注意一点。我心里苦笑了一下,起车走了(花了三百元补漆,聊当给警察红包了)。

       联想今天生日的三个电话,四次酒宴(事不过三,实际上不应该再有一次了),这不是巧合吧!其实与三有关的还有很多,一日吃三餐够了,一件事有“开始、过程、结果”才叫完整,一辈子就是“前生、今生、后世”了,过日子就是“昨天、今天、明天”了。同样一件事肯定有一波三折。 俗话说:无三不成礼,事不过三,三生有幸,无事不登三宝殿等。 人生如此,在矛盾中求和谐,在挫折中求发展,在不如意中求快乐。不管开心不开心,凡事笑三笑,快乐一辈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仅以此文,在新年到来之际,祝关心和支持我的博友新春快乐,健康如意! 

 

        

【原创】兔年生日说“三笑” - 土楼画家卢果 - “道一居”欢迎您到

你得做事,你得做人,而且尽量保持和谐。但遇到不开心就离得远一点,不要被传染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